薩迦初祖 · 薩千貢噶寧波

6薩千 貢噶寧坡-2.jpg

薩千貢噶寧波是藏傳佛教薩迦派創寺五祖之首,生於西元1092年的薩迦一地。西元1073年,薩千的父親貢卻傑布創立了薩迦派﹒她的母親是瑪桑嫫。薩千是大悲觀音的化身,當他出生時,伴隨著許多殊勝的異象。因為所有見到他的人都感到非常喜悅,故薩千被命名貢噶寧波,其意為所有人喜悅的心要。薩千貢噶寧波具有異於常人的聰慧,他很早年就開始學習讀、寫、算術、天文和詩詞。他的學習很徹底,且是體能專家,精通藥學、梵文、詩歌和作文等等,並成為這些領域的著名大師。他由他的父親那裡領受了喜金剛灌頂以及其他許多佛法的教授。


當薩千11歲時,他的父親貢卻傑布去世,對於繼承寺院的大任而言,薩千實在是太年幼了,所以他的母親瑪契桑嫫委任偉大的巴利譯師當薩迦寺的住持,直到薩千長大成人為止,當巴利譯師推薦薩千應作文殊菩薩-的閉關時,薩千當時直在只有11歲,但身為未來的法座持有者,他將要開展極大的智慧。閉關一開始時,不同的障礙均以不動明王 (Arya Achala) 之修持而被克服,當所有障礙逐漸獲得平息之後,薩千經驗極大的禪修的體証。


經過六個月禪修之後,薩千親見文殊菩薩化現在關房之內,文殊菩薩賜與他四句偈之教授,薩千體悟所有大乘成佛之道。這個殊勝的教授爾後成為廣為人知的《遠離四種執著》。

在同時,文殊菩薩並示現一個淨觀加持薩千,他示現由自己心中有七支智慧劍化現出來,並融入薩千心中,表徵將有七位文殊菩薩的化身將出身於薩千的後代子孫,而且他的傳承將永遠受到這個智慧本尊的加持。由於這個淨觀的加持,薩千開展了極大的智慧,而且變得毫不費力,就完全了解所有現象。


薩千貢噶寧波持續接受完整的訓練。12歲時,他的老師決定他應當去龍約密,跟隨當時阿昆達摩論最負盛名的老師─創提達瑪寧波學習該法門。當薩千抵達創提的寺院時,由於有許多學生早就在該處受教了,薩千無法找到任何僧房,只得自行於庭院的一角,以一塊布簾作了一個簡單的遮棚為自己的休息處。鄰近處有位僧人患了天花,當時沒有任何一人,願意照顧那個患者,薩千生起了極大的悲心,一直照顧他直到康復為止,結果卻使他自己感染了天花,而且病得極為嚴重。他的母親於是前往照顧、安慰他,他逐漸得康復。最後他由創提達瑪寧波那兒,領受了完整的俱舍論 (Abhidhara Kosha) 的教授。他只聽聞一次就可以完整記住所有內容並了解無誤,每一個人對於他的聰慧均感到十分訝異。


後來薩千開始學習邏輯,但薩迦寺的住持鼓勵薩千暫時把邏輯的學習放一邊,並返回薩迦寺接受巴利大譯師的

教授與口傳。巴利譯師在這些年已漸漸年老了。巴利譯師把許多佛經教授傳給薩千,包括般若的論集(Treatise on the Paramitas) (Noble Jeweled Wal) (Sutra of Many Buddhas) 巴利譯師同時也傳受了許多密續的教法給薩千,包括事部兩百部 (two hundred segments of kriya tantra) 行部大黑天和(Yamantaka and Mahakroda Vinjaya) 瑜珈部的密集金剛本續和註釋五部 (five texts on the root and explanation of Guhyasamaja Tantras) 和龍樹菩薩所著之釋論以及許多別的教授。


巴利譯師獻給薩千一座稱為“如意滿願寶”的著名瑪哈嘎拉石像,這一座神聖的塑像是收集在薩迦傳承的瑪哈嘎拉四支教授中的一支。巴利譯師把薩迦的法座傳給了薩千之後未久就過世了。

薩千接續由許多著名大師那兒接受許多教授和灌頂,他雖然早已由他父親那裡領受過喜金剛三續的教授,又再次在孔傑瓦達巴接受一次這些教授以及其他釋論、補充教授和口傳以及其他的詳盡教授。薩千對於每一個教授皆能輕易純熟,是孔傑瓦達巴80多位學生中最聰明的,在所有教授裡,他的了解往往是最深入的。孔傑瓦達巴去世之後,在他的遺願中,他指派薩千領導他所有的學生和寺院,薩千接受了這個任務,並考慮要受出家戒,但他的老師勸他為了眾生以及佛法延續廣傳,如果薩千維持在家的身分,將有更遠大的利益。


薩千貢噶寧波前往梅大譯師之處拜訪,並且領受了許多不同的密續教授,包括勝樂金剛根本密續和釋論。若干年之後,梅譯師再次邀請薩千前往,並給予他更多完整詳盡的灌頂和教授,尤其包括瑪哈嘎拉灌頂和法本教授。


梅譯師給薩千瑪哈嘎拉的聖物,一個黑幡,一個九股金剛杵和非常著名的聖巴那播普序(Senba Ngapo Phurshi) 的瑪哈嘎拉面具。這個面具是薩迦壇城所聚集的瑪哈嘎拉四支中最殊勝的所依聖物。當他把這個神聖的所依物給薩千之際,如同一個人告訴另一個人般,告訴瑪哈嘎拉說:「現在我年紀已大,不再需要你了,由現在起,你應該跟隨薩昆氏傳承以及他們的後代子孫,照他們的吩咐去做。」


薩千非常希望能領受珍貴的道果教授,他到處尋找著名的仙通秋巴喇嘛 (Lama Shangton Chobar) 最後終於在薩裳 (Sagthang) 找到他了。仙通秋巴喇嘛以非常詳盡的方式傳授道果給薩千,薩千以謹慎的態度作這個禪修,當最後的口傳完全圓滿峙,仙通秋巴喇嘛指示薩千說:「未來的18年,你不可以教授或口傳這個教法給其他人,甚至也不可以做有關的文字記錄。18年後,你將成為這個法教的持有者,屆時是否要將他付諸文字,或傳授給別人,完全由你自己決定。」他因此將此教法完全保密。


仙通秋巴喇嘛同時也授記薩千說:「如果你完全以個人的修持為主,將可以在此生達到大手印的成就,但是如果你以傳授佛法給他人為主,將可以利益無數眾生,尤其你將有三位以肉身就可以達到大手印的弟子,七位達到忍位的弟子,以及約有80位弟子可以得到殊勝的證量。薩千為了確保不忘失珍貴的道果教授,他立誓每月修持一次完整的道果,並且每日持誦6、7次道果金剛句。


他嚴謹地遵守仙通秋巴的指示,絕口不對任何人提及,也不付之任何文字。18年之後,阿桑喇嘛 (Aseng Lama) 聽說薩千貢噶寧波持有道果傳承,於是前來偈見並要求給予教授。薩千認為這是個殊勝的徵兆,所以單獨傳授道果傳承給阿桑喇嘛,他並且寫了道果精要。在此之後,薩千根據不同弟子的請求,傳授了許多次道果,並且寫了11部相關的釋論。其中以薩千為聶格西 (Geshe Nyak) 所寫的包含最完整的意義,也是所有的解說中最簡要的一部,亦為最著名的一部,這個版本至今仍然是最通用的。


薩千所有的弟子之中,有11位持有道果口耳傳承的心子,和七位為薩千的著作做了註解的心子,以及四位學養與証量圓滿的大師。


偉大的薩千貢噶寧波掌持薩迦派的法座一共48年,由他20歲到67歲。他把珍貴的道果教授和瑪哈嘎拉的修持帶入薩迦派,並堅固地把薩迦傳承建立在解行並重的基礎上,他的兒子亦為文殊菩薩的化身,其中蘇南則謨和傑尊扎巴蔣稱分別被稱為薩迦二祖和三祖。


於西元1158年,地虎年時9月的第14日,薩千在雅魯嘉瓦嘉求安祥地在眾勇父空行的陪伴下往生淨土。當他往生時,即使是一般大眾都是親耳聽見天樂,聞到異香遍及整個地方,並且看見充滿光明和彩虹的天空,大多數人親自看見薩千的身體離開時化現為四部份,一部分到極樂世界,另一部分到普陀拉,第三部分去了烏迪亞那,第四部份到了北方金色界。荼毘之後,薩千貢噶寧波的聖灰被灑在一個湖上,勝樂金剛壇城化現在湖面上如同彩繪

一般。

社團法人中華大圓佛學會
DYBA Da-Yuan Buddhist Association
高雄市苓雅區廣州一街141-6號4樓
4th Floor, 141-6 Guangzhou Street Lingya District, Kaohsiung City
TEL:(07) 715 - 0357  FAX:(07) 715 - 0200
郵政劃撥帳號:4204-6821 戶名:高雄市大圓佛學會
ATM轉帳:006 <合作金庫> 帳號:1461-871-000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