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迦三祖 · 扎巴賈稱

8傑尊札巴賈稱.jpg

傑尊仁波切-扎巴賈稱,薩迦五祖中的第三祖,出生在丁卯兔年(1147年),於西藏的薩迦。他的父親是貢噶寧波,是薩迦初祖。他母親的名字是Machig Odron。他哥哥是索南哲莫,是薩迦二祖。


當扎巴賈稱的母親懷他時,即常有殊勝的夢境,他的出生亦伴隨著許多吉祥的徵兆。在嬰兒時期,他即使不太能說話,也樂於獨處學習,他不太重視日常生活的細節,如食物和衣著。雖然還很年輕,他完全擺脫一切幼稚的行為。


扎巴賈稱八歲時,從月稱菩薩處受梵行優婆塞戒,從那個時候起,他即非常謹慎的持守戒律,他嚴謹的行為甚至比一般的比丘還清淨,事實上,他渴望受具足比丘戒。他要求具足戒的弟子們要履行布薩來懺悔及還淨。在布薩誦戒時,他總是很高興地親自為僧侶們供茶。


扎巴賈稱有明顯的跡象和習性,他前世定是一位嚴守戒律的高僧。他總是謹慎地避免肉類和酒精。即使在特殊場合如薈供時。但是,後來他卻接受更多的薈供的甘露(酒)。當被問及為什麼他現在願意接受薈供甘露,他回答說:以前,我強烈的渴望喝酒,我甚至夢到它,但因為意識到這是邪魔企圖阻礙我修行,所以我遠離它。但現在我對酒沒有任何慾望了,因此,所以我有資格接受甘露。在他一生中,除了薈供時的甘露,他酒肉沾不唇。


扎巴賈稱10歲時,接受了印度論師月官二十偈頌的菩薩戒及蓮花金剛傳承的喜金剛,當他11歲時,他把以上的法教傳授給其他的弟子,每個人對於他的教授都感到異常的驚訝,此後他被稱為Lodu Chenbo,其意為『大智者』。


當他12歲的某天夜晚,扎巴賈稱夢見他吞下三部喜金剛根本續後,覺受升起並了悟法界實相。當薩千貢噶寧波過世後,扎巴賈稱聚集所有僧眾,並講授喜金剛根本續。所有僧眾都很訝異能從一個如此年輕的上師,學到這樣甚深且完美的教授。


當扎巴賈稱13歲時,他的哥哥索南哲莫,為了尋求更深的佛法前往西藏中部。從那時起直到70歲,扎巴賈稱擔任薩迦寺的寺主且教授金剛乘的教法。他的上師禁止他在受戒後九年內傳授道果,事實上在他傳授道果時已超過他的上師要求的期限。他從許多上師處學習,包括索南哲莫,香楚應達、亞旺秋,來自尼泊爾的扎亞仙納,大譯師達瑪永頓,以及大譯師巴楚唐波多傑。 從這些上師,他學習完整的喜金剛本續的及共與不共的釋論、勝樂金剛本續、密集金剛本續、四部密續中許多共與不共的本尊。扎巴賈稱亦學習佛經教義和佛教史,他透徹並全面的學習後,便立即將經文本背熟,他在學習過程中,從未有推遲或拖延。


扎巴賈稱自己說:「我並不是從老師那兒大量吸取知識的人,相反的,我是自己閱讀了大量的經文。所有三藏的經典,我皆閱讀,唯一沒有閱讀的是有關戒律的經典,因為我打算受具足比丘戒。但當我讀完這麼多經藏後,我體證到我不需要出家。」


扎巴賈稱嚴格的督促自己,在二六時辰中,不斷的觀想和背誦經典,每天直到深夜他都在修行。即使在冬天,早晨起床時,穿上他的法袍,用冷水洗清後,便開始禪修。


當扎巴賈稱去寺院教學時,在路途中他完成了喜金剛成就法的修持,當他坐上大殿的法座時,他專注地傳授傳承上師們的教法。在課授結束前,他供多瑪、持受本尊咒語等。


結束教學,當他離開了修道院後,他開始另一個儀軌的修持,如勝樂金剛。這樣,他每天修持近七十種本尊的儀軌。


他的侍者說,他們從來沒有見過他放逸的行止,無論是身體、言語、或意識。大部分的時間,他禪修閱讀、經藏、轉動法輪。扎巴賈稱畢生致力於教學,而他的教學方式使弟子容易理解,他甚至可以將複雜的主題以簡單明白的方式講解給弟子。


扎巴賈稱有許多的著作,如道果傳承上師祈請文、喜金剛根本續的註釋、薩千貢葛寧波傳;索南哲莫傳記中的詩篇;六支喜金剛儀軌;事師五十頌;金剛乘戒律及14根本墮註釋,簡要金剛瑜珈母的修持。大日如來儀軌和註釋,文殊真實名經的註釋,扼要解釋21度母的功德及綠度母四壇供儀軌等。另有早期西藏統治王朝作史、占星術的起源、入菩薩行論的綱要。


扎巴賈稱在上述以及其他許多作品中,主要不是致力於優雅的詞彙,而是理論正確明晰。因此,他的著作讓人很容易閱讀和理解,無論有無受過教育均適合。大家都很愉快的閱讀。扎巴賈稱還擅長繪製壇城圖,如各種護輪、曼陀羅和其他。


種種跡象顯示,扎巴賈稱已得到大智慧並直接受到本尊的庇護。他擁有的洞察力,甚至讓梵天和龍王都向他請益。扎巴賈稱能夠引導他們,除去疑惑。如果是遇到很困難的問題,他會對上師及本尊做供養及祈禱,以尋求開示。他說,大成就者畢哇巴常常在他面前現身,幫助他解除疑惑。


扎巴賈稱對他的上師-薩千貢噶寧波和蘇南哲莫,有著虔敬的信心。他視上師是真正的金剛持。當他們住世時,他發自內心的歡喜的為上師們做服務,用他的身體,語言,以及心靈,以及任何方式,令他們歡喜。當他們圓寂後,他盡心盡力,根據傳統安排荼毘事宜,之後並將自己及上師的所有財務,都布施給窮人。


扎巴賈稱以黃金為飾,塑造非常特殊昆.昆秋嘉波的雕像,建造一座薩千貢噶寧波的舍利塔,以及蘇南哲莫和的黃金雕像。他將所獲得的所有財物供養上師三寶,或捐施給貧困的人們,終其一生他受到無以計數廣大的供養,但他圓寂時,他身邊只剩下一個坐墊,一套袈裟,他這種崇高、簡樸、利他的精神,令後人景仰與讚嘆。


扎巴賈稱告訴弟子:「當我20歲時,有天我午休時,夢見我自己在背誦著文殊真實名經,當背誦經文一半,我醒了過來。當我21歲時,午休時又夢見我自己在背誦文殊真實名經,但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研讀這本經文。顯然的,在我前世的時候將它牢記在我腦海。後來,文殊菩薩在我夢境中開示,祂是我過去七世修行的本尊。當我22歲,我夢見我在東印度的巴蘭拉王國,在一座茂密森林中閉關,是位學養兼具的班智達,同時是金剛乘的修持者。在我住的地方北邊是一座大城市,國王在那裡興建一座佛寺,國王邀請班智達為佛寺開光,班智達因為年邁而拒絕了國王。但班智達告訴國王,他的名字-,應該被寫在佛寺的大門上,認為這將會庇佑這座寺院。他另推薦了他的一位弟子去主持開光儀式,班智達往生後,他轉世在北方的王舍城,靠近摩竭提國。又一次的轉世,他住在烏迪亞納北方的寺院,是有眾多追隨者的上師。這些都是我前世的經驗。」


當扎巴賈稱37歲時,薩迦二祖索南哲莫示現圓寂前往極樂世界。不久在一個初冬清晨,扎巴賈稱聽到從索南哲莫的舍利塔中,傳來彷如鈴聲的聲音。該聲音說道:「你將轉世到瑟沃南巴稱巴佛淨土,成為轉輪聖王索南泰耶的兒子。該金色世界淨土距此無數世界之遙,未來你將成為轉輪聖王,名號為永圖泰耶。」如是授記之聲在空中繚繞不絕。


當扎巴賈稱49歲時,他做了一個很吉祥的夢,夢中他預見某些人將成為他最有學問且最有成就的弟子,並且出現許多殊勝徵兆,這些在他的傳記中都有記載。


當扎巴賈稱56歲時,他的上師在夢中給予他涵攝所有道果教授的八種心要(eight lines),扎巴賈稱因此獲得極高的證悟,完全瞭知一切內外依存之因緣。


不可思議的證量在許多不可思議的故事中,都曾講述過扎巴賈稱的證量。過去在印度有一位行者專修大威德金剛,他藉由修習生起次第與清晰觀想,獲得很高的證悟。不過因為他沒有利他的動機,也沒有修過圓滿次第,往生後他投生成為一大力魔,原本該是大威德金剛九頭處生出了九個肉瘤頭。


當克什米爾班智達夏迦室利巴札前往西藏時,這名大力魔也一路隨行,眾人對它無可奈何,沒有人能將他驅離。


夏迦室利巴札抵達薩迦時,受到扎巴賈稱熱烈的款待。扎巴賈稱知道此魔一路跟著班智達而來,便將金剛杵鈴放到空中將他驅逐出境。這個魔不願再回到印度,輾轉來到東部,直到今天它仍會跟在攜帶大量金錢的旅人身後,企圖再度回到西藏。


有次扎巴賈稱在真切卡波(Zimchel Karpo)的寮房閉關,夏迦室利巴札問薩迦班智達:「你叔叔在哪裡?」薩迦班智達說正在閉關。夏迦室利巴札便請求去見他。薩迦班智達欲先行通報,但夏迦室利巴札提議兩人直接去見他。


當兩人突然出現在閉關寮房門口時,扎巴賈稱才剛修完密集金剛生起次第,正在對面前的智慧尊頂禮做供養。看見夏迦室利巴札來訪,扎巴賈稱想起身頂禮,匆忙間將金剛鈴杵放在空中,沒想到鈴杵就懸在空中沒有墜落。


夏迦室利巴札當場讚嘆:「這正顯示您的證量不可思議。」但是扎巴賈稱回答:「我並非要班門弄斧,」並對夏迦室利巴札頂禮,夏迦室利巴札也對其還禮。夏迦室利巴札的侍者們,一群年紀較輕的班智達,對這件事情很在意。稍早他們曾請求夏迦室利巴札不要對扎巴賈稱頂禮,因為扎巴賈稱只是持守優婆塞戒的在家人,夏迦室利巴札卻是持具足戒的比丘。年輕班智達們問夏迦室利巴札為何不遵守諾言,夏迦室利巴札答道:「雖然我們曾有過協議,但扎巴賈稱是真正的金剛持,」他告訴侍者,知道當時扎巴賈稱已完全安住於密集金剛的壇城之中。


有次夏迦室利巴札住錫薩迦,他告訴薩迦班智達某天將會發日蝕,還寫下了將會發生的日期和時間。扎巴賈稱建議他切勿公開這項預言,因為這件事不可能會發生。年輕的班智達們聽到後,紛紛取笑扎巴賈稱並對他冷嘲熱諷。到了預測日蝕那一天, 薩迦班智達與夏迦室利巴札前往尚室利辛(Shang Shri Shing),當天卻一如平常,沒有出現日蝕。於是夏迦室利巴札說:「據我所知,在這座山谷之中,有位德高望重的優婆塞已完全離於驕慢。」(即指扎巴賈稱)


另一故事表現了扎巴賈稱崇高的品德。有次扎巴賈稱在薩迦北方一處洞穴閉關,該洞穴內有兩洞相連,還可看到天光。在閉關至第八個月的滿月時,扎巴賈稱的侍者見到許多人騎馬前來,他們下馬後魚貫進入洞穴。侍者心想這個洞穴太小了,不可能容納下所有的人,但是當他透過石縫偷看時,發現這個洞穴一下子就容納全部的訪客,而且每個人都操著一種他從未聽過的語言。


訪客們頂禮扎巴賈稱,向其提出請求,負責翻譯的是位約莫8或9歲的男孩,身穿白色長袍並配戴綠松石冠。

訪客們邀請扎巴賈稱造訪他們的國家,但他回答:「我已經太老了,而且我和貴國及貴國的子民無緣,就算我造訪了也不會有太大的助益。不過我的侄子貢噶蔣稱(薩迦班智達,薩迦五祖中的第四祖)與您有緣,未來我會派遣他代我造訪您的國土。」


過了一會兒,扎巴賈稱問侍者有沒有青稞酒,侍者答有一小瓶薈供酒,扎巴賈稱說這就夠了並命他把酒拿來,接著就不再招呼訪客。扎巴賈稱加持了青稞酒並灑向虛空,所有的訪客都感到心滿意足且非常歡喜。原來這群訪客是蒙古皇帝的護法南拉替(Namlha Theu),負責翻譯的則是西藏的山神涅千唐拉(Nyenchen Thanglha)。


當扎巴賈稱67歲時,在九月的一個晚上,在夢中他見到了自己的根本上師薩千貢噶寧波,其身邊有八大菩薩環繞。薩千的右邊是喜金剛與八大空行母圍繞,左邊是釋迦牟尼佛,由瞿伽尼等八大阿羅漢簇擁。


薩千貢噶寧波問扎巴賈稱:「如果你想領受具足比丘戒,你希望由誰給你授戒?如果你欲領受大灌頂,那麼你希望由誰授予你灌頂?」扎巴賈稱答:「不管是要領受具足比丘戒或接受大灌頂,我只願意從您這裡受戒和領受灌頂,因為對我而言,您就是金剛上師及授戒師的總集。」


貢噶寧波說:「你了解得很透徹,就該是這個樣子。」語畢,薩千貢噶寧波對扎巴賈稱吹了一口氣,給予加持,那天晚上扎巴賈稱還向薩千提出許多問題並釐清諸多疑慮。


在扎巴賈稱68歲時,許多天人邀請扎巴賈稱前往極樂淨土,但他不予理會,拒絕了他們的邀請。在69歲時,許多本尊示現宣說佛國淨土功德,特別宣講了阿彌陀佛之極樂世界,並邀請其前往。他答道:「對我來說,淨土世界並不特別令我悅意,染污的世界也並不令我感到痛苦;然而,為了淨化外境與此世界,安住在染污的世界比安住在淨土中更為殊勝。既然有無數無量的眾生需要我,現在我還不願前往淨土。」


接著到了70歲時,本尊示現說:「這次你真的必須前往淨土了。」聽到這句話後,扎巴賈稱在淨觀中見到極樂世界的景象,此時也出現許多徵兆,例如大地震動,天空奏樂及出現許多光球。其他上師如法王薩迦班智達也都察覺到本尊前來邀請扎巴賈稱前往佛國淨土。


第二天早上,當扎巴賈稱以禪定之姿念誦祈請文時,進入短暫的禪定。淨觀中他見到虛空中佈滿了無數無量的本尊,準備一具法座,以環釧纓絡及繒綵垂帶莊嚴,虛空中也遍滿各種上妙供養。此時本尊們開口說道:「我們是來迎請你前往極樂世界的。」


扎巴賈稱靜默不語,以此因緣,本尊了知扎巴賈稱已應允前往。他們指向虛空說:「看!這極樂世界形狀如此莊嚴。」扎巴賈稱這時見到大地以琉璃所成,有多寶樹和無量珍寶莊嚴。


大家或許會詫異,為何扎巴賈稱欲前往西方極樂世界?先前授記不是預言他將轉生到金色世界?這是因他曾祈請轉世到薩千貢噶寧波與二祖索南尊顏之前,依著祈請之力,才短暫轉世至西方極樂世界。


扎巴賈稱說他還看見許多殊勝徵兆,但是出定後已不記得細節。接著他在念誦七支祈請文前觀想本尊壇城,然後告訴薩迦班智達:「首先我將西前往西方阿彌陀佛淨土,在那裡安住片刻後,就會前往金色世界,以轉輪聖王之身淨化我的佛土。」語畢他便進入甚深金剛乘之禪定境界。


扎巴賈稱就是這樣從26歲到70歲歲,歷時45年履行薩迦傳承法座持有者的責任,弘法利生之後於藏曆陽火鼠年第二個月的第十二日圓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社團法人中華大圓佛學會
DYBA Da-Yuan Buddhist Association
高雄市苓雅區廣州一街141-6號4樓
4th Floor, 141-6 Guangzhou Street Lingya District, Kaohsiung City
TEL:(07) 715 - 0357  FAX:(07) 715 - 0200
郵政劃撥帳號:4204-6821 戶名:高雄市大圓佛學會
ATM轉帳:006 <合作金庫> 帳號:1461-871-000442